<optgroup id="lztfq"></optgroup>

<samp id="lztfq"><menu id="lztfq"></menu></samp>

<optgroup id="lztfq"></optgroup>
    1. <track id="lztfq"><i id="lztfq"></i></track><optgroup id="lztfq"><em id="lztfq"><del id="lztfq"></del></em></optgroup>

          <span id="lztfq"><output id="lztfq"></output></span>
          <acronym id="lztfq"></acronym>

          采編熱線:0913—3362222

          投稿郵箱:wnw0913@163.com

          首頁 > 人文書畫 > 人文渭南 > 正文

          父愛如酒

          一天,上小學二年級的我,在學校旁邊公社小賣部買鉛筆時,發現貨架上有酒,是丹鳳縣生產的葡萄酒。當時的驚喜無異于考試得了個滿分。我盼啊盼,盼到了放學。便急不可耐地跑到小賣部,從平時積攢的2元錢中,毫不猶豫地拿出9毛5分錢,給父親買了一瓶。當時的商店是帶散酒的,但都要票。瓶裝的酒竟不要票。因瓶裝的葡萄酒沒有外包裝,我便把它小心翼翼地裝進印有“紅軍不怕遠征難”的軍綠色書包。用手交替護著書包。一口氣跑回二里路外的家。因為激動,嘴是有些微微抖,“爸…我給您買了…瓶酒”。當我用雙手把酒瓶鄭重地遞到父親面時,父親看了看,微微一笑,“我喝白酒,這是甜酒我不喝”。父親說著,伸手在我的頭上摸了摸。記得我當時的感覺,真像一個鼓鼓的皮球泄了氣,失望沮喪到了極點。但這也讓我第一次知道了,酒除白酒外,還有甜酒一說。甜酒也就是現在的普通紅酒。當時還沒有今天區分的脫糖的干紅和含糖的普通紅酒。這是上世紀六十年代后期“文化大革命"中的事。

          父親是解放戰爭時期參加革命工作的。解放后,在我們縣上工作了很短時間,就調到了當時的地區,隨即又被分配到離家一百多公里的外縣,主持監委和宣傳工作。父親解放前職業是教師,十分留戀和熱愛教育工作,便屢次提出變換工作的申請。這樣,父親終于從黨務工作者轉入到一所重點中學作領導。“文革”期間,父親所在學校由工宣隊接管,停課鬧革命,原來的領導班子成員都被下放到當地農村,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。父親在當地接受了一段時間再教育后,申請回原籍接受教育,這便回到了家鄉。

          父親回家鄉接受教育。對父親來說是處罰,但對上小學的我和弟弟來說,簡直可說是難得家庭團圓的機會和父子親情的享受。一個小孩子長期在沒有父親的環境下成長,那是人生的一種缺失,這種缺失從某種意義上說會影響一生,會讓你性格懦弱,不夠堅強,內心缺乏毅力和安全感。直到現在,不管是在工作中,還是在生活中,每看到留守兒童,我還都能聯想起自己的童年。父親的回家,增添了我生活的歡樂和光彩。也讓我的童年,有了一個無憂無慮的時段。

          回到農村,父親待鄉人親切和藹,沒有在外工作人的架子,左鄰右舍有事沒事也都愿意來家坐坐,和父親抽煙喝茶,聊聊村上的人和事。父親“文革”時,月工資是89.50元。這對當時一個勞動日只值二三毛錢的農村人來說,簡直就是個巨大的數字。當然,父親不可能自己去招搖,但誰家有個緊事難事,只要能承受,也都盡力幫忙。

          母親在農村本身為人就好,父親又親和樸實,樂善好施,隊上人自然不會難為父親。重活臟活,隊上也不會分配給父親做。但父親認真做事慣了,即便是不分配,自己還是主動去做。那時候的農村,缺少大型機械,村上除十多頭牲畜外,農活基本上都是靠人力所為。然而農活中的搖耬碾場、揚麥耙地這些技術活,父親還都能對付。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時候學會的。

          父親是年初回來的,不知不覺到了夏季。“三夏”中搶割搶收搶種,當時還沒有現在的天氣預報,誰都害怕把麥收到場里下白雨,鄉親們經常晚上加班加點,父親再累都堅持參加。父親參加勞動屬于義務工,不要工分。他說自己是公家人,國家給工資。盡管有時欠著,但終究要發的。自己不能領雙份。

          父親在農村,一切都變了,但生活習慣還沒有變,特別是每天喝點酒的習慣沒有變。那個時候一切都短缺,煙要煙票,酒要酒票,布要布票,買吃的也要糧票。幾乎一切能要票的都要票。就說酒,家里盡管也存了幾瓶兒,但招不住父親天天都喝的習慣,沒過多長時間就庫存空空。幾個來往多點的親戚也想辦法給灌了幾斤散酒,但也禁不往細水長流的消耗。直到有一天,家里一滴酒都沒有了。母親看著父親在家前后亂轉,便全村打聽誰家有酒。終于,也是好不容易從我們一個村兩個隊的東隊,搜尋了用葡萄糖瓶子裝的半瓶散酒。

          后來,一個偶然的發現,緩解了這種情況。當時國際形勢緊張,墻上到處都是“備戰備荒為人民"的標語,我們當地不斷有部隊換防。部隊在離我們村六七公里的地方建立了基地?;乩镌O施齊全,還有家屬居住。村上在基地做工的一個人在拉話中,說基地里商店供應酒,但不對外邊,只供應部隊。無意中的一句話,讓我產生了試一試的念頭。當時,我的姐姐在西藏當兵,把他穿舊的軍裝都下放給我穿。我穿上軍裝和基地子弟差不多,門口站崗的戰士肯定也認不出來。一天,一個似部隊子弟的小子,身著褪色的舊軍裝,腳蹬解放鞋,背著黃書包,大大方方走進了基地軍營。正在猶豫往那走時,掃視中的左前方主干道邊竟出現了“供應部"三個字。我探頭探腦地走了進去。還未等我開口,一位站在柜臺里的中年婦女問,“小鬼,你干啥"?我嚇了一跳,結結巴巴地,“買酒”。“過來"。我從書包里掏出兩個葡萄糖玻璃瓶,打酒付錢。

          第一次的成功,讓這種情況成為了一段時間的常態。酒買多了,應該有的警覺性反而差了。剛開始,我是把自行車放在離基地大門遠遠的地方,不讓警衛發現。時間上也是選擇學生放學時往進溜。后來見沒有事,膽子大了,竟騎車長驅直入。那個時候人小騎車還座不到車座上,是將右腿從自行車的三角架斜插過去“掏著騎”。一天,基地好象有活動,門口加強了崗哨。我依然騎車直往進闖,這次被一位“當官”模樣的人攔住。當官的抓著車頭,"你這自行車是那里的"。"我家的”。"你是誰家的孩子"?那個時候,自行車作為農家大件,被用顏色不同的塑料紙全部包裹起來,土里士氣,一看就不是部隊首長家的。再加上我撇腳的普通話,不用問幾句,便就被攆了出來。從此,我連混進去的膽量也失去了。不長時間,父親所在的縣上,派人來和生產大隊、小隊干部、群眾代表座談后,父親又離開了我們,回到了他工作的地方。

          父親愛酒,是我底色里對父親的印象。在上小學二年級時,買葡萄酒的事,以及后來假扮部隊子弟買酒,都是我記憶里,最早為父親做的事情。兩年后,在小學最后一個學年,我離開了家鄉,也離開了母親,轉到了父親工作的地方上學。我因為一直跟母親生活在農村,和父親之間總有一些“心里親近,但現實中有隔膜”的感覺。父親盡管待我們和顏悅色,但在父親面前總是束手束腳放不開。

          記得在父親回到農村的多半年時間,和父親的心里關系得到了很大改善。一次,為了能和父親多待一會,見父親在品酒看書,我坐在旁邊帶扶手的椅子上,便裝著睡著了。父親把我抱起睡在他的身邊。這是我記得的,父親唯一抱我的一次。這種記憶一直延續到我成年,延續到父親逝去的歲月,延續到現在的我。每每憶起來都是滿滿的溫暖美好。

          其實,父親在農村的大半年,也讓我的少年有了本應有的“原生態"。我的生性有些內向,是父親的回來召喚起了我的頑性。一天中午,父親休息,我那時八九歲,正是天性泛濫的年齡。放學回家大約無聊,前后房竄著想找點事,不知道咋惦念起廊檐下一個大蜂窩的事。這會兒父親在休息,母親還在忙其它的事,正好沒人看見。我便在院子中尋得父親從外地買回來,準備用作蓋房用的竹竿中,抽了一根胳膊粗很長很長的,扛著架在廊檐下的窗臺上,瞄準奮力,只一下,蜂窩被戳下來了。偌大的一窩黃蜂,嗡的一聲,四處亂飛,我嚇得扔掉竹竿,撒腿就跑。還沒跑遠,就被父親叫住。我怯怯地挪到父親身邊,他拾起地上的拖鞋,不輕不重的在我的屁股上扇了一下。我愣住了,父親從前從來沒有打過我,不是打疼了,而是嚇住了。父親看我發愣,舉起的鞋子再沒落下,我看著父親似惱非惱的臉色和懸在半空的鞋子,慢慢地慢慢地走開了。這個場景,正好被來家里的村上人看見。等父親進了屋,人問疼不疼呀,我才想起,哭了。后來才曉得,父親被馬蜂蟄了。這也是父親一生中,唯一打我的一次。

          跟著父親,其實讓我早早的失去了一個少年的爛漫和無所顧忌,也讓我早早的少年老成和寡言少語。剛開始還是住在父親的套間里,很快就被挪到了住學生宿舍。一個一千多名學生的學校,每到星期六的晚上,其他人都回了家,學生宿舍只剩下我,一個十幾歲的孩子,在空空如也的學生宿舍里瑟瑟發抖。后來,有值勤的老師把情況向父親說了,父親還是說“男孩子要鍛煉”。雖然這么說,但此后每到周未,還是叫我回他的住處居住。

          我的父親看上去高大偉岸,但其實是一個善良可親、儒雅溫潤的人。除小時候戳蜂窩被父親教訓過,我沒有見過父親和人高聲說話或在家里大發脾氣的事。對父親的拘謹,完全是由兒時不常見父親形成的。但也有好處。我高中畢業后,到農村插隊。一個大隊知青院的男知青都抽煙,我也養成了抽煙的習慣,一段時間還抽的很兇。參加工作后,回到了家,在父親面前還不好意思抽煙。有時正抽著,父親撞在當面,就借口出門或把煙滅掉。后來,我想在父母跟前,還是應該有些規程不能逾越。為了既便于遵守,又能經常提醒自己,我便把不在父母跟前抽煙,作為自己遵守的規程。時間長了,竟把煙戒了。當然,這是后來的事了。

          父親愛酒,是熟悉父親的人都知道的事。隨著時間的延續,我也熟悉了與父親來往多的人,以及學校的教職員工。一次,學校的兩個炊事員對我說,“小林,啥時人(我父親)不在時,讓我喝兩杯酒。行不”?自然回答是肯定的。隨后的一天周日,父親在縣上開會,左等右等沒有回來,我便到學校門口等。等來了兩個炊事員。因為周一早上要吃飯,所以,炊事員周日下午必須到崗。我便領他們到父親的住處嘗酒。當天嘗的是茅臺酒。 一個炊事員用茅臺酒瓶蓋喝了兩下,自言自語道,“不敢叫人(我父親)發現了”。便遞給另一個。另一個也用瓶蓋慢慢的喝了一下,便閉著眼睛,癟著嘴,狠狠地吸了一口氣,然后,揭起瓶子喝了一口。兩個人連坐都沒坐,咂吧著響嘴走了。不長時間父親回來了。我給父親泡了茶,倒了洗臉水,便在旁邊等著。父親收拾完,喝了口茶水,拉開寫字臺下的柜子,取出在邊上放的茅臺酒瓶,給桌子上的一個杯子到了些酒。倒著,搖了搖酒瓶,似乎還回頭看了一眼。瞬間,我的頭皮發麻,臉頰發燒,手腳無處可放。好在父親一句話也沒說,我躡躡的溜到里間睡了。

          六七十年代,人都活的簡單,生活中沒有太多奢望,也沒有更多的興趣。父親亦是如此。父親抽煙,多抽的是四川石坊產的卷煙,茶喜歡喝云南下關的“錘子頭”。酒當然還是父親的最愛。父親工資中,相當部分是買酒的開資。那個時候,酒價還不高,像西鳳、汾酒、瀘州老窖、綿竹大曲等等,也就三二塊錢。茅臺酒也買,從八元到十多元。一瓶茅臺酒,也就是我當時一個月搭學生灶吃飯的生活費。想起來,也還是有點奢侈的。其實,父親因為愛酒,也是受過批判的。文革中的一次,父親頭戴報紙糊成的高帽子,推著一三輪車酒瓶子走在一隊游行隊伍的前邊,罪名除過和資產階級掛上勾外,還有“思想墮落,生活腐化”!這是后來才知曉的。

          我還在崗時,有次一位當年父親“接受教育”時村上的老鄉,找我為其兒子安排工作。我說,現在不管是機關,還是事業單位,招收工作人員都是要經過考試的。這位老鄉說,當年我的父親被人下到紅苕窖里不讓出來,是他的父親不顧危險,在沒人時,搬掉壓在紅苕窖上邊的大石頭,才把我的父親放了出來。為此,他的父親還落下了腰疼的老毛病。我無言以對,只覺得虧欠人的太多。盡管這件事,我從來都不曾聽人說過,但還是讓我為父親難過。同時,為我自己的無能難受。

          跟隨父親上學,買酒也是我的兼職。父親在這里工作了幾十年,買酒是不成問題的。除過學校所在地方的供銷社,縣上飲食服務公司也是我經常要去的地方。飲食服務公司經理家我也很熟悉,以至后來,我和經理的孩子成為了好同學、好朋友。

          父親喜歡酒,但拿得住,從不酗酒。我知道的,父親一生中,從沒有喝過一次醉酒,也不喝狂酒。再好的酒,再寬松的場活,父親一次喝大約一二兩,再勸是堅決不喝的。記得大概是我上初三的那年,學校附近的部隊,因為子弟上學感謝學校,書記、校長去了一大波人,除過不喝酒的外,回來的人幾乎都喝多了,唯有父親清醒如初。直到現在,我從沒聽說過父親在哪里酒喝多了,或在酒場說三道四,或狂言議論他事。

          父親喝酒,準確的說應是品酒。父親幾乎不用小杯喝酒,而是用大杯,類似茶杯。喝酒不是一飲而盡,而是慢慢的啜。一大杯酒能喝上半天時間。父親喝酒,也不需要下酒菜。而是自喝自的"干喝”。父親喝酒很隨意,沒有固定的時間、地點。有時早上起來空腹就喝,和人閑聊、說話,坐車途中或在車站等車都能見到。父親只要外出,就會提個小包。包里有筆記本、有卷煙,但必然有酒。

          父親在家喝酒,一般都與讀書看報相伴,一邊品酒,一邊閱讀。父親是上世紀四十年代初的西安中學學生,只是因為家道中落而放棄了繼續學習的機會。我上小學寫作文,分不清茬和岔,父親講自己上私塾時,老先生教授的“草在為茬,分山為岔”。我因小學三年級時轉過一個學校,錯過了學習漢語拼音的機會,造成查字典困難,父親一邊為我補習拼音,一邊專門找了一本四角號碼字典,教我口訣,手把手教我查字方法。“橫一豎二三點奈,叉四插五方塊六,七角八八九是小,點下有橫便零頭”。結果是解決了查字典的問題,而讓我失去了學習拼音的熱情,到現在拼音還是不熟練。父親熟讀唐詩宋詞,熟悉古今歷史。我在學習歷史課時,最弄不清楚的是歷史朝代。父親教我朝代歌,“三皇五帝夏商周,歸秦及漢三國謀,晉分南北隨唐繼,五代宋元明與清”。這也造成我喜歡文史,偏科文史。

          一次,我問父親,為什么經常把“月”字旁念成“肉”字旁。父親說,在古代它們本是兩個字,因小篆字體相近,便合并為一個偏旁,統稱為“肉月”旁。位于漢字左邊或下邊的多是稱“肉月”旁,與身體器官或肉有關的是“肉”字旁;與月亮,天氣,光線等自然現象有關的是“月”字旁。 這些知識都是父親教給我的,從來沒有老師在課堂上講過。這些都讓我認識到,學習和做事是一樣,沒有捷徑可走,你如果走了,還要用時間和勞動補回來。

          跟著父親,我上完了小學、初中、高中。學會了洗衣服,拆被褥,縫補衣服,打理房子,特別是能獨立的生活。直到后來下鄉插隊,參加工作。

          父親在他們一代人中,屬于有知識、有文化的一批人。即便年歲大了,也還是有追求,有文化人的浪漫和情懷。離休后,父親依然學而不厭,還自費訂閱報刊雜志。地區工作時,一天,我正準備下鄉到縣上去,父親打來電話,說他在汽車站。準備到西府去考察唐代的有關事件。無奈,我便放棄下鄉,隨父到幾個地方去追尋歷史遺跡?;貋砗?,父親整理出二萬余字的考察筆記,闡述了自己對歷史事件的看法,后來又縮寫成二千字的文章,在西安晚報上發表。父親用自己的積極向上,激勵著我們不斷進步。

          父親生于上世紀二十年代。學生時就經歷了民國時期的社會動蕩和家庭的衰敗,但還能不失心志,在歷史大潮中選擇站對立場,投身革命,加入黨組織。這已經讓我十分欽佩和自豪。解放后,按照自身的優越條件,父親又在而立之年,前途一片光明的情況下,追求自己的初衷,毅然投身教育事業,這件事早年上我是不理解的。只是到了有些年歲和閱歷后才想通的。父親的職級工資也是上世紀五十年代初,在機關工作時確定的。到八十年代初離休時,因為一直在學校工作,基層教職員工工資普遍偏低,父親在職時似乎只長過一級工資,但父親想得開,沒聽到有多的埋怨。父親用他一生的淡泊名利和坦蕩超然,為我們做了樣子。

          我是在知青中招收國家干部,參加統一考試后工作的。我工作時,父親已離職。我工作期間,單位一領導因妻子在外縣工作,打聽到父親與他妻子工作單位的系統領導熟悉,便數次要我找父親幫忙。父親聽說后,兩次乘坐班車,長途奔波一百余里找人說話,為其解決了夫妻分居。母親告訴我,父親說“不能讓娃(我)作難”。父親在距離家鄉一百多公里的外縣工作,幾十年來去搭車。那個時候交通不便,我和父親回家一次,需要兩天時間。節假日人多,有時還需要繞道省城。姊妹幾個多次給父親說,你找找人調回來,父親只說“好”,便沒了下文,母親說父親是“張飛賣豆腐,只說不割”。顯然是父親不愿給人說話。為了我,竟在離崗后,長途往返,不辭辛苦,為人說事。我在心底里感念父親,“我的老父親,兒子讓你操勞了”!

          父親是八十二歲上走的,沒有受難過,算是壽終正寢。在前,父親知道我也是能喝些酒的,每回去看他,都叮嚀“酒要少喝,不能因酒誤事”。偶爾說起工作,也會囑咐好好工作,不能做違規的事。

          算起來,父親離開我們有二十年時間了,但每每想起,父親的點點滴滴都在心頭縈繞,無法釋懷。寫出來,才長出了一口氣。過去的時代,父子關系沒有象現在這樣的等平諧和。我對父親也是恭敬有余,活潑不足。但那既是當時社會的普遍狀態,也是歷史留給時代的烙印。父親像天下更多的父親一樣,留給我的大愛,深沉厚重,直到年歲大了,才慢慢的悟了出來。我似突然明悉了一些事情,父親只所以愛酒,除過工作中的場景外,更多的還應該是平復心緒、排解寂寞、孤獨和對家人的思念!

          人都說父愛如山,我覺得父愛更如酒,醇厚、濃烈、干甜、持久!

          • 微笑
          • 流汗
          • 難過
          • 羨慕
          • 憤怒
          • 流淚
          責任編輯:陳冰娟
          0
          本網站部分圖文信息轉載于網絡,如有侵權,請與我們聯系及時刪除。網站法律顧問:陜西圣達律師事務所主任 李剛慶
          技術支持:渭南青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www.bmtai.com 媒體支持:陜西網渭南站 投稿信箱:wnw0913@163.com 新聞熱線:0913-3362222 網站備案:陜ICP備14011189號-2
            陜公網安備 61059002000006號     
           
          99久久免费只有精品国产_精品日韩亚洲欧美高清a_亚洲欧洲aⅴ在线不卡视频_亚洲精品黄AV人在线观看